交管新闻 通知公告 荆楚交警
路况信息 交通气象 曝 光 台
信息查询 网上车管 网上驾考
警务公开 办事指南 事故处理
安全宣传 政策法规 中外交通
汽车资讯 保险服务 旅游交通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全宣传 > 安全行车  >正文

北京:摩托版"二环十三郎"讲述地下飙车圈


分享到:
  • 发布日期:2016-09-27 12:06:13
  • 浏览次数:



  夜幕下的北京二环路,刺耳的风声和马达的轰鸣,237公里的最高时速,13分43秒跑完一圈的惊人“战绩”……10月15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对新晋的摩托版“二环十三郎”庞国钦提起公诉,当这些足够抓人眼球的碎片集中在一段视频中、一个人身上,公众的目光再次被吸引到隐秘而疯狂的“地下飙车”上。

  挑战“二环十三”:疯狂的13分43秒

  北京二环路全长32.7公里,自从2006年以一个叫陈震的年轻人在13分钟内驾车跑完全程,被媒体和圈内人冠以“二环十三郎”的称号后,在“玩车”的圈子里,“二环十三”就成为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符号。

  从小喜欢“玩车”的庞国钦毫不讳言,他是看到了当年“二环十三郎”的报道后,才有了到北京二环路上跑一圈的念头。

  “8月22日凌晨两点半,我在酒店里穿上护具,3点到玉蜓桥,‘跑’了一圈。”10月15日上午,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里,庞国钦平静地叙述他后来引爆网络的那次疯狂飙车视频。

  在庞国钦使用运动摄像机拍下的视频中,充斥着刺耳的风声、马达的轰鸣。全长13分43秒的视频恰好记录下他从玉蜓桥出发绕北京二环路一圈的全过程。虽是凌晨,但二环路上仍有不少汽车,庞国钦驾驶的摩托车不时在车流中左冲右突,甚至强行超车并线。

  视频显示,摩托车的最高时速达到237公里,过弯时的最快时速达到200公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庞国钦称自己在二环路上还跑过一次,速度比这次还要快。

  “网上有人说警察几天之内就能把我逮到,结果还真是。”在视频火爆网络后,北京交管部门即展开调查取证,经过缜密工作,警方在广西南宁将庞国钦抓获。10月3日庞国钦被押解回京,随后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刑事拘留。

  10月15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对庞国钦提起公诉。

  “现在我已经意识到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庞国钦说。

  地下飙车圈:隐秘而疯狂

  庞国钦告诉记者,拍摄视频是“为了在车友间交流”。

  事实上,从当年的“二环十三郎”开始,热衷于用自己的方式追求速度与激情的地下飙车圈已经多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由于他们群体庞杂、行动隐秘,一次次成为公众探究和追问的焦点。

  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隧道毗邻奥林匹克中心区,目前已经被监控系统全程监控,并安装上减速带等设施。在今年4月以前,这里和周边的天辰西路曾经是一群拥有“超级跑车”的飙车族的“圣地”。

  “每到夏天的晚上经常能看到十多辆‘超跑’在路边集结。”家住附近的宋先生说:“有法拉利、保时捷、兰博基尼等等,全是豪车。有的车改装过底盘、排气系统,车身贴着特别亮的贴纸。”

  每天21时左右,这些车辆陆续到这里集结,凌晨“开赛”,附近的居民大多听到过隧道里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飙车现场的图片也会被发布在网上论坛、贴吧等处。

  “除了少量原装进口的‘超跑’外,现在我们发现的地下飙车车辆大多为经过非法改装的中低档车型。”北京市公安交管局负责人说。

  “开好车的有开好车的玩法,我们有没钱人的玩法。”这个群体更热衷于在自己经济实力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压榨经济型轿车等相对低端车型的动力,追求最高的速度。

  北京市朝阳区东坝北路,一条地处偏僻、缺少监控设施的断头路,一度是改装车“0-400”直线竞速的地下赛场。聚集在这里的车可达上百辆,从宝马到POLO,各种改装后的车型均有。

  在2013年被媒体曝光后,这条道路也已经安装了减速带、监控设施等,不再有人飙车。

  飙车的时间、地点绝不对外人,特别是媒体透露。地下飙车的“规矩”越发严格,飙车者的行为也更加隐秘、分散,唯一不变的,是他们追逐“飞翔感觉”的疯狂。

  职业车手:地下飙车,公路上的“无知冲动”

  “过左安门桥那个弯时,因为光线不好,速度也比较快,没压住路线,结果跑出去(车道)了,如果没控制住摔出去,肯定是车毁人亡。”“超一辆微型面包车的时候,我跟他的距离差不多只有四五十厘米,如果撞到,不只是我车毁人亡,也会给对方造成很大的伤害。”庞国钦说,现在回想起在二环路上的疯狂行为,很后怕、后悔。

  “两轮摩托车体积小、自重小、稳定性差,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一旦有突发情况,不仅制动距离长且车身极易出现摆动,如果与其他物体接触,极易出现侧滑、翻滚,导致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北京市公安交管局负责人说,不管是骑摩托车还是驾驶汽车,在公路上飙车的行为既是对公共安全、其他交通参与者生命财产安全的极大隐患,也是对车手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北京警察学院有一条模拟多种路况的赛道,记者乘坐职业赛车手驾驶的专业赛车进行一番体验。当车手以80公里的时速通过连续弯道时,坐在副驾的记者几次感觉到了车辆即将失控的恐惧;在直道上车辆瞬间加速到160公里时速,强烈的推背感、失重感袭来的同时,记者也明显能感觉到,对方向盘的微小操控都会带来车身的巨大动作。

  “在公路上,车流往往是双向的,还有可能出现人行横道、红绿灯等各种情况。如果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驾驶者的反应速度很难跟得上,即使做出反应了,你的驾驶技术也不可能达到高速状态下处理突发情况的要求。”职业车手、北京SSR速胜赛车运动培训学院董事长葛昕介绍,即使是备受车迷追捧的“超跑”,与真正的赛车也有很大差距,并不能满足高速驾驶在安全性等方面的要求。

  北京警察学院教授柳实曾在赛道上创造时速280公里的纪录,在他看来,地下飙车族更多地表现出了对于赛车运动“无知的冲动”。“追求速度的激情可以理解,但是从专业赛车的角度来看,公路飙车的行为更多是一种炫耀,表现出来的也是无知。”柳实说。

  “比如说在公路上飙车,是否考虑过自己所用的轮胎合适不合适,车辆的改装是否符合动力学等科学依据,当时速达到160公里时发生碰撞事故,车上人员是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在公路上飙车时,是否考虑过自己能否驾驭这种速度?”柳实认为,对于公路飙车行为应该进行更加严格的要求和管理,“可以考虑借鉴一些西方国家的经验,除了罚款、坐牢外,对这些飙车的人终身禁驾”。

  记者从北京市交管部门了解到,在加强日常监管的同时,近年来,北京警方针对“飙车”行为展开多次专项打击,交管、刑侦、治安等多警种捆绑作战,对于查获的涉嫌“飙车”人员和车辆,准确定性并依法处置;同时组织深挖涉嫌“飙车”违法人员和车辆背后的其他犯罪线索,并依法从严打击。同时,警方还加大对非法改装车辆等违法行为的整治力度并建立长效机制,推动常态管理。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二庭审判员刘砺兵告诉记者,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设置了几项罪名规制飙车行为。“只要存在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行为,即便没有造成其他的危害或者后果,也构成危险驾驶罪,需要面临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的处罚。如果导致了生命财产的损失,行为人就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甚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刑罚。”

  “想追求速度,一定要接受正规训练,到正规的合法的场地去。”职业车手、专家、法官不约而同地建议。

  “我以后也不会再有这种行为了,希望以后的车友不要模仿我,这种行为的确是非常错误的。”庞国钦说。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刘维)